喂丝机酱紫

专萌各种冷CP|目前心头❤️是HC

点梗

有一个精神病患者au的HC脑洞,有谁愿意写么~对,就是希区柯克的那部电影,又名《惊魂记》。

 @好加菲 的点梗
















康纳打定主意今晚不和海尔森睡一起。


“又到青春期了吗?”边脱着西装外套的男人斜睨他一眼,作势去拉男孩的手臂。


“我已经18岁了!”被抱个正着的康纳红着脸挣扎,“我今晚要一个人睡!”


冷眼看着矮半个头的男孩徒劳的在怀里动来动去,海尔森用力把他整个抬起来一起倒在柔软的大床上,床架发出嘎吱一声。


“不行。”


毫无商量余地的拒绝,海尔森迅速果断的探入他宽松的T桖下摆,男孩光滑紧致的肌肤仿佛能将他的手指粘住。享受了会儿康纳别扭的羞涩和腰肢的扭动,在意识到无论如何也反抗不了男人的蛮力后,泄愤的将他原本整齐的衬衣领子揉的凌乱。



“把腿打开。”无比熟悉的指令。康纳闷闷的瞪着他,红润的嘴唇被主人咬的死紧。


“你就不能,”男孩忽然说,一脸紧张又恼怒,“不能温柔点吗?”


海尔森有条不紊的解着衣扣,闻言动作微微一顿,“这就是你闹腾的原因?因为我不够温柔?”

康纳脸红的快滴血,但还是点了点头。


“哈——,”男人居然没有任何挖苦,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然后呢?”


“什么然后?”


“只有这个要求吗?你知道,你可以全提出来的,所有的小想法,我都会一一满足你。”他慢条斯理的抽出皮带,居高临下,面无表情,禁欲又冷漠。可康纳却激动的血液都在沸腾。


他咬着唇,眼中闪着期冀,“就,就多让我觉得,觉得……”



“觉得什么?”他俯身,凑近男孩饱满的唇,鼓励的舔了一下。


“觉得,你很爱我……”若不是靠的如此近,他几乎听不见这后面的那句话。


海尔森脱掉他的衣服,指甲掐上康纳的乳珠,眼中晦暗不明。


“那,我只需要弄哭你。”



The End





有些个太太,为了逃避产粮也是用尽方法呢

HC的日常25

大清早,泰瑞两兄弟又打了起来。起因似乎跟厨房里不翼而飞的一盘鱼有关,互相指责的两人一言不合的掐起来,一时间伐木场里鸡飞狗跳。

两位太太站在屋檐下,面色不改的谈论起近日的琐事,这时个子更瘦的戈弗雷被扑倒在地,两人在灰黄的草地上滚到及膝高的灌木旁。

一双靴子正停在他们身边。

两兄弟齐齐抬头,带着端正三角帽的高贵绅士正风度翩翩的冲他们颔首。

“肯威先生!”

两兄弟对视了一眼,飞快抽出各自的手脚,爬起来,狼狈的试图整理好满是草屑和木灰的衣服和头发。

“让您看到这一幕实在很丢脸,请问忽然造访有什么事吗?”

“啊,是的,”他微微一笑,似乎并不介意,“我是来劝架的。毕竟这是个美好的清晨,我们应该趁她还没有消逝前多欣赏欣赏。”他环顾四周,眉头微微皱起又舒展,让两兄弟平白无故打了个激灵。

 “对吧?”他的语气听起来非常温和。

兄弟间的默契令他们齐齐点头。肯威先生似乎颇为满意的,冲不远处的两位夫人点点头后,正欲离开,忽然一声中气十足的猫叫声从树上传来,只见一只长毛猫一跃而下,四只小巧的肉掌踩在男人帽子上。

“原来你在这儿,说过多少次,不许跳到我头上。”

猫咪又叫了一声,跳下地,长长的尾巴卷上男人的小腿。

“失陪了。”肯威先生冲伐木工一家道别,头也不回的朝庄园走去,猫咪踩着柔软的步子不紧不慢的跟了上去,一副和谐的景象。

艳丽的阳光斜射而来,透过茂密的树丛在草地上落下星星点点的光斑,鸟儿欢快的聚在一起鸣唱歌谣。正如肯威先生所说的,确实是一个美好的清晨。


The End






我的愿望是,每天有个太太写HC,一直写下去……

我就可以每天有粮吃了

事实表明,我家喵星人对( @好加菲 的)鳕鱼和康康均无兴趣,内心毫无波动

HC的日常24

康纳吃饭时意外把舌头咬了。

那肯定挺疼,因为他整张脸立马皱成一团,啃了一半的羊腿落在餐盘上,惊动了一旁的海尔森。

“让我看看。”

康纳张开嘴,冲他展示已然红肿渗血的舌尖,眼角湿润,显然疼的不轻。

海尔森观察了会儿,看着他睁大眼吐着舌头一脸可怜的模样,忍不住拿手指捏了捏他锋利的小虎牙。

“破皮了。”

牙齿被捏住,康纳冲他翻了个不甚明显的白眼,呜呜呜了几声,大致表达着“显而易见”的含义。

“我以为你桌上堆满的餐盘已经表示无人会跟你争抢的意思了。”海尔森摸摸他的头发,“倒是有个最快的方法。”他说着,忽然低下头,舌头缓慢舔过康纳受伤的舌尖。在最开始剧痛后只余留一种麻木的不适。直到海尔森的舌头,调皮的,甜蜜的,传递着他品尝的汤的浓香,用轻柔到不可思议的力度划过红肿的伤口,然后是敏感的上颚。

康纳僵在椅子上,手握成拳头,眼角更红了。

“好了。”像完成一项任务般总结道,海尔森回到原位继续喝他的汤。金黄色的液体被他用小勺送进嘴里,似乎觉得极为美味,不忘用舌头沿着汤匙边缘一一卷过。

康纳的目光跟着他的舌头移动,他却偏偏装作若无其事。

“怎么?”恶劣的男人轻笑,“还想要?”

THE END


(这个问题看起来很可疑)

答案很简单:

胸。

大胸。

大mimi。

我最爱的。

大mimi。

我就是这么肤浅!


广告时间:你们或许时常疑惑,在整个刺客兄弟会的导师中,为何唯独康纳大师的胸如此醒目!你是否有过想要触碰的冲动呢?你是否想得到梦寐以求的胸部?你想同康纳大师一样低头无法看到自己的脚尖吗?只要通过合理的训练,你也能达到这个目标喔!请立刻致电北美刺客兄弟会总部!导师阿基里斯将亲自为你揭开奥秘!



你们太过分啦,一个个就知道发刀,嘤嘤嘤

学我!只发糖好嘛

【HC】Aye,Captain!(《Dilemma》番外3)

写在前面的话:之前承诺的第三篇番外,海尔森x狼康ONLY

——————

SummaryHaytham急需要一条船,但船长很糟糕,非常,非常糟糕。


——正文——


显然教团的那群家伙被官僚病传染了,行动效率可以用迟缓来形容。这导致Haytham接到消息的时候,已经迟了整整三天。他必须要在九月底抵达伦敦,而现在面临一个问题。

“没有船了。”

年轻的随从看起来比Haytham更焦急。

“您说没有船了是什么意思?我早早定好了船!”

“很遗憾,那艘‘迎宾号’被海盗伏击,残骸还飘在加勒比海上,如果你想等它的话保守估计也就二十年。”

随从涨红了脸,似乎还想要理论一番,Haytham按住他的肩,示意他冷静些。看向淡然自若的港务长,微俯下身,平和说:“一定有办法的,对吗?”按在木桌的手掌离开,留下一袋钱币。

“啊——”之前还一脸不耐的港务长扬起他少的可怜的眉毛,脸上浮现一个做作的恍然大悟,“我忽然想起,确实有这么一艘船,不过是私人的,偶尔会贩卖些新鲜的海鱼、椰子和蔗糖。她常常往返于这两地,我相信多加两张床铺十分容易。”

于是第二天清晨,Haytham在太阳刚刚从海平面露出一点微红的时候,抵达目的地。孤单平静的港口,一艘船立在水边,干净雪白的船帆亮的惊人。

这艘船看起来非常熟悉。

鹰形的破浪神像在蓝色的水光下闪闪发光,金色船甲的背后,戴着黑色三角帽的船长赫然立于甲板之上,微微勾起的嘴角挑衅十足。他身后探出一个男人的头,标志性的卷发看起来十分熟悉。

“那不是Kenway先生吗?”

“早上好,Faulkner大副。”

Haytham冲他点头致意,余光瞥到Ratonhnhaké:ton不客气的背过身,走到船舵边,挺拔的背影睥睨着所有人。一阵海风拂过,他头饰上的片片鹰羽被吹动着调皮的立了起来。

 

<< 

 

出于某种难以言明的原因,Haytham自登船后就窝在属于他的船舱里,直到某个时候,一阵喧闹声将他自沉思中惊醒。面前摊开的日记上只有最开始写的一句话,桌边的晚餐——干面包夹熏肉和奶酪——已经冷了。舷窗外能看到暗无边际的黑暗和密集的繁星,而不知道在进行什么庆祝活动的船舱尽头持续传来船员们兴奋的欢呼。

Haytham有点好奇,但他最终还是就着啤酒吃了半片面包,说服自己静下心把日记的空白部分补全。也许回忆总能让人安静,他想起临行前Connor的样子,眼神顺着手中的笔看到窗外的夜色,再次陷入沉思。

也许过了好一会儿,等Haytham意识到的时候,蜡烛已经燃尽,整个船舱静谧无声。

也许他该出去走走。不过是为了透透气而已。

只是在楼梯口处,三五个明显喝醉的船员像咸鱼一样瘫软在地上或者攀在木桶上,睡得正香。

尽力不踩到他们的手或者脚,Haytham有惊无险的走到甲板上,奇怪的发现掌舵的居然是一个陌生的船员。

他却认识Haytham,热情的和他打招呼。

Haytham下意识环顾四周。

“Faulkner大副呢?”

“他被灌醉了。”当然了,这么多人都醉了,热情的Faulkner先生自然不会是例外。Haytham盯着平静的海面,沉默了会儿,还是没忍住询问:“你们船长呢?”

“啊哈哈,他喝的最多,这会儿应该已经呼呼大睡了。”

Haytham的视线不由得停在房门紧闭的船长室,好奇的问出心底的疑问:“今天有什么特别的事吗?”

没想到这位船员朝他露出疑惑的表情。

“今天是船长的生日,他没告诉您吗?”


<< 


走链接

ao3

sy